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凌在网易

人间随处有乘除

 
 
 

日志

 
 
关于我

龙某人旅居新塘十余年,湘人也。现为广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增城市作家协会会员、增城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1994年所创作的诗歌由中国国际文学艺术作品博览会认定为文学类三级作品,1996年3月诗歌获冶金部铁流文学奖二等奖,2000年1月获增城首届文艺奖,2007年6月诗歌获《诗刊》、《人民文学》和《作品》等单位联合举办的全国征文赛优秀奖,2007年11月,电视小品获市文联组织的征文二等奖,2009年有论文入选《荔乡论丛》。文字乃佐料,千万不可当饭吃

网易考拉推荐

凑个热闹,出本诗歌集  

2011-03-21 23:00:57|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头脑一发热的瞬间,我打算出一本诗歌集。收集了73首旧作,把以前巫国明为我在增城日报副刊专辑写的文章作了序,顺手牵羊把标题《在钢铁与梅花之间》作了书名《钢铁与梅花之间》。出版社是中国戏剧出版社。已送审。
凑个热闹,出本诗歌集 - 龙非龙 - 龙凌在网易
这是封面刊样。

后记附上。未完全定稿

 

后记

 

○龙凌

 

    这是一个出书人多过读书人的时代。

    这是一个写诗的人多过读诗的人的时代。

    这些年来,经常有人送给我一些他们出版的书籍,有的有刊号,有的没刊号。之后,也有人很善意的问我什么时候也出一本书啊?其实这个问题,我曾经问过我自己很多次,出书或者不出书,都是个问题。但今天我突然间又决定选编一本,也觉得什么都有可能。

    这一切,我只有感觉,没有感受。

    怎么这么说呢?因为我觉得写作,特别是诗歌写作这玩意,是件很小很小、很私人化的事。弄出来有人看,还好,娱人娱己,若没人翻,就没有意思了,就很不环保了。我不出书并不代表人家不出书,一些相当通俗,相当大众,相当民间的都义无反顾的进入了出版大军行列,我应该替GDP高兴一下。说这个其实很没意思,但没意思我也要高高兴兴的说,我也得接着混。

    我始终觉得,我是个很平凡的人,今天之所以能被少数人记住,是因为有人看过我的文字,知道我也写点自以为是的诗;其次是沾了《新塘文艺》的福气,发现是我在编,就臆想可能也会写作。

    去年国庆节我回了趟湖南老家,和我原单位的一些文朋诗友吃了一顿饭,喝了一点酒。谈到了诗歌,也听到了我的几首诗歌至今还在那里有点影响,有人还能大段大段的背下来,有一次搞了一场大型活动还朗诵了我的诗歌,我很感动也很感慨。他们说的实际就是我1994年在外获“铁流文学奖”二等奖的作品,这是我当时所在集团公司第一次有人在冶金部获二等奖的诗歌作品,当时单位有二万多职工,是一个大型国有企业,号称十里钢城。

    这个作品就是《钢铁与歌手的音符》。我是1993年秋到湖南省涟源钢铁集团公司的,先在轧钢厂生产一线实习。当时公司有报社、有杂志社,也有电视台。轧钢厂宣传干事知道有我这样一个人时找到我建议我多写点新闻稿,文学稿子写多了领导以为你不务正业,写点新闻稿就不同,领导会赏识你,容易重用你。但我听不进去。我无意之中听得驻厂邮局一个职工写了首《感谢钢铁》的诗歌,找来一看,发现他的作品是寄生在钢铁上,与钢铁无关。其实钢铁也有很多与人相通的东西,钢铁加热以后可以很柔软,但它的加热是有限度的,和我们平常受到的爱一样,过分的爱就是溺爱,在加热炉里面就会产生粘钢,在田土里面就是因肥料过分而错过成熟期;钢铁的成材要通过钢铁与钢铁之间的配合才能完成,和我们的成材环境也是相通的;另外就是钢铁有时有个回炉的过程,人也一样的有时需要回炉才能成材,任何事情不能一棒子打死。当时我就决定写一个同名诗,是在车间里面利用轮班的空隙躲在值班室写完的,有一百多行,第二天抄好后就往报社送。报社副刊编辑是个女的,姓宋,她没有表态,我也不好追问,100多行的诗,假如要刊登,副刊会占了一大半;回到宿舍我又抄了一遍,给了《索桥》杂志社,编辑是个男的,姓吕,双口吕,他也没表态是否用,都不熟,很正常。过了二个星期,《索桥》杂志社打电话给我所在单位要我去一下,问我怎么办。我一去,原来是《涟钢报》副刊把我的《感谢钢铁》登出来了,《索桥》杂志的清样也出来了,也用了我的《感谢钢铁》。我一稿两投,吕编辑说主编意见很大,会去找你的领导,说不定以后还会封杀你的作品;还说主编很看重你这个稿子,现在刊物的计划都被你打乱了。我忙说这好办,我再写一个行不,给我三天时间,把版面填满。吕编辑又不能怎么我,也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我当时真没有想到《涟钢报》副刊会刊登出来,我只是想她能够看完提点意见就阿门佗佛了,后来有人说我是《涟钢报》副刊创刊以来第一个刊登那么长诗歌的人,之后也没有人发长诗了。

    或许是压力和动力是并存的。二天后,我交稿了,这就是我后来获奖的《钢铁与歌手的音符》,我还是立足于钢铁说事拉理,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首诗后来也得过增城市首届文艺奖,应该也是第一个外地人在此得到首肯的。前前后后,这首诗得过近千元的稿费。

来到广州后,我一直在新塘。不惹事,不闹事的生活着。

让我感到幸运的是,我得到了许多朋友的帮助,先是原文化馆副馆长、现文联主席巫国明先生在我投寄增城报的稿件中发现了我,之后是原新塘工业加工区副主任、文学前辈湛汝松先生在新塘的一家四星级酒店约见我,原新塘镇党委副书记李思平先生亲自送书给我,原文化站副站长伍智梁找到我单位谈《新塘文艺》的编辑工作,在单位门口的酒楼请我喝酒,得知我老婆来探亲时还特意要夫人陪同吃饭……还有很多的好人啊,没有你们,我撑不到今天,谢谢你们,非常真诚地谢谢你们。

    我实际上是个懈怠的人。在新塘十几年了,每次写作,都有目的意义,功利性啊!所以即使创作不丰,却有诗歌、电视小品、论文等东东获奖。象是商人。但我内心依然坚持我的写作原则,虽然这是一个自由的时代,有看与不看的自由,可我坚持的是“人在做天在看”。很多人看不见,而我相信你已经看到。

    所有提笔创作的人中,写诗的最多。写多了、拉长了、会忽悠了,自然就成了小说家、散文家、戏剧家、词曲家……最不济的就统称为作家。其他呢?画画的成画家了,照相的成摄影家了,唱歌的成歌唱家了……而诗人就是诗人,永远没有家。永远想消除心中的黑暗。这不是悲观。

    我也坚持“天生我材必有用”。无论有多彷徨、多绝望、多悲哀、很无助,很痛苦,很迷茫,我都对自己说,这个世界很好,好人很多。当同事纷纷调回到总公司时我依然选择留下,当时我妻子在银行上班,是个小干部,从事信贷工作。我回去肯定很安逸。但我始终相信,精神要高于物质。建设一个精神家园远比建设一个物质家园更重要,而摧毁精神家园,又比摧毁物质家园更为可怕。之后,企业改制、转制。我目睹了、经历了一个国企怎样从无到有,再在红红火火的时候改制,然后出让,到今天彻底消失。现在听说是被房地产商买下了,原来工业用地的性质都改变了。这里肯定没有诗。是彻头彻尾的小说。是一曲国企改革的悲歌。

    曾经有人问我,有喜事、好事,诸如结婚、生子、购房、买车这类你为什么不宴请啊?有人喜好摆酒,可以赚一笔小钱哪,但我很怕这种大场面的宴请,请人很难,欠人情很难,甚至点菜上酒都难,既然难,我就避开;我就喜好三二知己把盏言欢,没有压力,可以张扬。曾在一次小聚中,遇雨微醉后,我弄了一打油诗:一杯二杯三四杯,你我就在风雨间。直呼酒家还复来,刘伶说我豪气在。但使金樽溶日月,何须煮酒话惊雷。他日君若为青帝,我叫百花还再开。

    这册诗集前后创作周期20多年,作品大都发表过。有的有日期,是因为能找到手稿本,有的没有日期,是因为不能找到手稿本了。在我离开双菱公司的时候不知谁拿走了。幸运的是在双菱公司被人从总经办闲置到工会的时候我请一个叫陈银美的同事把稿件全部打印了,校对时我疏忽大意没有补标上日期。感谢陈银美,如果哪个旧同事知道她的地址,请告诉我,我一定要寄一本书给她。

    细心的或者翻看了此书的会发现我曾经爱过也曾经恨过。幸好都已经过了,珍惜现在比什么都重要。2011年3月29日,广州市新塘群众文化基金会就要挂牌成立了,或许,当然我也有理由相信新塘群众文化的春天已经来临!现在我就忐忑不安地把作品结集呈给读者了。其实下决心出版这部作品的时间很仓促,也还有些好一点的作品没有选进来,因为找不到了。诗歌的语言锤炼也一定还存在很多不足,我期待大家的批评。同时,我也感谢在创作过程中给予帮助指导的文朋诗友,感谢新塘镇党委、政府各级领导、同事多年来对我的关怀、照顾、支持,在此一并致谢!

    这个世界还是很有趣、很有诗情画意的。

                             2011年3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