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凌在网易

人间随处有乘除

 
 
 

日志

 
 
关于我

龙某人旅居新塘十余年,湘人也。现为广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增城市作家协会会员、增城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1994年所创作的诗歌由中国国际文学艺术作品博览会认定为文学类三级作品,1996年3月诗歌获冶金部铁流文学奖二等奖,2000年1月获增城首届文艺奖,2007年6月诗歌获《诗刊》、《人民文学》和《作品》等单位联合举办的全国征文赛优秀奖,2007年11月,电视小品获市文联组织的征文二等奖,2009年有论文入选《荔乡论丛》。文字乃佐料,千万不可当饭吃

网易考拉推荐

加法和减法(散文原创)  

2010-09-07 08:30:2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加法和减法

龙凌 

        小时候住在乡下,乡下有两家小杂货店毗邻而立.倘若遇到家里来客,常被派去称一点糖粒子回来招待客人,我总喜欢到刘老伯的店里去,我喜欢他的作派,而不喜欢小刘那家的作风.

         他们两家店所经营的品种相差无几,甚至进货渠道都是从小镇的市场批转而来.唯一相差的就是刘老伯卖糖粒子的时候,喜欢慢慢的添,慢慢的添,添得我心里痒痒的,称毕,刘老伯总不忘再加上一二粒,哈,捞个便宜!回家总是要复称的,一则防止我偷吃,家里是严禁我们养成这种坏习惯的;再则是看他杀不杀称,结果呢,称往往是刚刚好.可小刘的就不同,你要一斤糖吧,他会往称里放上二斤,然后是慢慢的减呀减,减得我的眼睛都快直了,完了还要拿掉一二粒.也当然,回到家依然会复称,结果也差不到哪里去.

        长大后,就离开了那村庄,而且也早已不去买那种糖粒子了,那种糖现在也买不到了.经历的事情多了之后,就慢慢的体味到刘老伯卖糖其实也是一门学问.

         对于买方而言,买到足斤足称是最实在的要求,如果能占一点点小便宜,也更好;而卖方也不是傻瓜,不是慈善家,他要追求他的利润,而且小本生意弄不好就会蚀本.刘老伯就恰如其分十也把握了这种心理,所以赢得了我的少年心,以及我甜甜的称呼.

        其实人生也不就是这样?!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