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凌在网易

人间随处有乘除

 
 
 

日志

 
 
关于我

龙某人旅居新塘十余年,湘人也。现为广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增城市作家协会会员、增城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1994年所创作的诗歌由中国国际文学艺术作品博览会认定为文学类三级作品,1996年3月诗歌获冶金部铁流文学奖二等奖,2000年1月获增城首届文艺奖,2007年6月诗歌获《诗刊》、《人民文学》和《作品》等单位联合举办的全国征文赛优秀奖,2007年11月,电视小品获市文联组织的征文二等奖,2009年有论文入选《荔乡论丛》。文字乃佐料,千万不可当饭吃

网易考拉推荐

陈奇志:举杯,是另一种生活姿态  

2010-04-11 11:19:5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奇志:

举杯,是另一种生活姿态

 

         [龙凌]

 

    记不清是如何认识青年画家陈奇志的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在一家国有企业里耗着,业余为《新塘文艺》做些编辑工作。新塘文化站副站长伍智梁先生是画中好手,也是性情中人,隔三差五的邀我去喝酒,酒桌上多是些文人墨客,其中免不了有人向我叫板的:来来来,大干三百杯。这家伙便是陈奇志。那天喝了六斤土酒,之后,我骑个摩托车蛇形返厂,他开着小车一路跟踪我到单位门口才放心离去。后来,我在整理资料时,意外地发现,在多次会议的合影中,我和他其实并肩站着。

    那时他在新塘一条老街上经营一个工艺品展销部,内设一茶庄,自然成了聚会的好去处。为了喝酒的方便,茶庄成了中转站。酒是什么?是素朴、清淡中难以察觉的呈列,是简约中萦绕飘散的坦荡,除了世事的诱惑,更难以拒绝的,是因为它的诚实。于是,三百杯便成了他和我之间的称谓。

    常常忖度一个画画者的不易,红橙黄绿紫象极了一架纺织机上的纱线,横梭竖纱,用虚构去满足愿望,有人自由抽身而出了,还要顾着人家的欲望。

    也许这就是生活?——我独自穿行在空旷的原野,却又被四周散乱的脚印所围困。酒便承担起了交谈的重任,它需要旁听。

    我和奇志从来不谈画,也曾多次要他送幅画给我。他说送我的画要慎之又慎。他的画,我是看过的,感觉到他是在拿一个手电筒在黑夜里前行,总对着远方和身边的事物照来照去,照亮的便走进了他的画,所以他的画黑白者居多,极少色彩的张扬——既然不能呈现生活的全部,那就直逼生活的底色。

    我也曾为自己醉酒寻找多种多样的理由,因为生活的浮躁需要貌似合理的抚慰,而举杯的快感是那些以俯视的角度和随意应对的人无法传递的,它需要姿态和立场。前年夏日,我到他的茶庄闲谈,后相约去喝酒,那是东江边一个大排档,同行的还有青年书法家陈伟。刚一坐下,即见风雷大作,室外是倾盆大雨。一如这亢奋的世界,偶尔听见啪啪作响的船声在欲望和物质的黑暗中前行。我们拒绝黑暗,回避对白的思考,用酒的张力和弹性来导入板结的生活。奇志说,没有酒,就没有状况,就无法穿过那些黑白之外的喧闹,直接触摸我们的存在,无法打碎自己,将瞬间化成永恒。片断终成虚无,微醉之后,我草就过一打油诗:一杯二杯三四杯,你我就在风雨间。直呼酒家还复来,刘伶说我豪气在。但使金樽溶日月,何须煮酒话惊雷。他日君若为青帝,我叫百花还再开。后来,我请陈伟书之,现已存家中,也算是这场经历的记载吧。

    我喜欢这种喝酒的场合,可内敛也可张扬;可顺风悬帆,也可逆风飞扬。这就象奇志的画作,所处理的是自身对生活和生命的认识、想象和选择。

    人除了要为自己活着,人还需要为别人活着。

    奇志曾师从陈师苏、唐明生等名家。陈师苏被誉为“农民画家”,专攻花鸟田园;唐明生则强调山水画的感染力,要用富蕴创造力的绘画语言进行传递。在大厨手下要弄出一方风味,就需要习作者的悟性,他需要理解,他要告诉我们对世界一般的、正确的或者广为认可的认识和想象。

    有一个农庄,有一盏枯灯,有一杯土酒,摒弃现代生活的繁华,脱下沉重而累赘的衣服,在黑暗中细辩归鸟的歌唱,让清澈的溪水漂洗我抚摸我无遮无掩的身体,然后坦坦荡荡地喝上几口,无牵无挂地来上几笔。

    然而,这只不过是他的一种奢望,是他精神的营养而已。

    生活中的奇志是个谦恭、坚韧的人,是个充满人间烟火味儿的人。我们所处的时代已处于五千年来的大变局,每个人都在寻求一种让自己心平气和的表达方式。渴望进入也奢求逃离,画山画水便成了复制理想生活的一部分。

    酒是能够带来幻觉的,既可贴近现实、而又不与现实保持一致。画画提供了现实之外的另一种可能。它可以超越自身,获得解脱,绕过灯塔就会直面黑暗。

    2005年,奇志将经营地址迁到新塘大道侧,集壶艺、茶艺、书画艺术经营于一体。取名三宜堂,乃宜家、宜室、宜人之意也。出入其间的不乏商贾人士,少有暴戾之徒。煮茶论艺,奇志游刃其间,自在快活。人少的时候,他还是会和我说到他的精神国度。是啊,人生是个大舞台,站在黑暗中的总是观众,场景的转换需通过暗场来完成。奇志勾勒的是暗场下的人性面貌,是他生活中暗含的激情;深切的暗场之外是明亮的外围,势必昭示人和世界的黑暗性。

    奇志说:其实喝酒也是讲状态的。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