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凌在网易

人间随处有乘除

 
 
 

日志

 
 
关于我

龙某人旅居新塘十余年,湘人也。现为广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增城市作家协会会员、增城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1994年所创作的诗歌由中国国际文学艺术作品博览会认定为文学类三级作品,1996年3月诗歌获冶金部铁流文学奖二等奖,2000年1月获增城首届文艺奖,2007年6月诗歌获《诗刊》、《人民文学》和《作品》等单位联合举办的全国征文赛优秀奖,2007年11月,电视小品获市文联组织的征文二等奖,2009年有论文入选《荔乡论丛》。文字乃佐料,千万不可当饭吃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近莲花书院  

2009-12-03 09:11:3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近莲花书院

                               龙凌

  一日读到陈恭尹的“愧无新句谢烟霞,二十年前此寄家。”颇多感慨。适逢本地作家湛汝松先生相邀去参观明代大儒湛甘泉的莲花书院。在新塘十年,竟然对本地先贤湛甘泉知之甚少,本来就感到愧疚,现在机会来了,能不欣然应允?即使是放下功利的尘世情结,做一次放纵灵魂的散步也是一个好念头。

  湛甘泉的莲花书院旧址在宁西镇内,南香山山腰,驱车前往时,湛老师即与宁西镇李副镇长取得了联系,希望他能给我们当一回向导。

领我们爬山的是该镇计生所的罗主任,罗主任行武出身,当过兵,干过公安工作,没有拖泥带水味,我们的话题也是直奔中心,唠唠叨叨就到了南香山脚下。

  山脚下有几处低矮的废弃了的房子,听说以前开过鞭炮厂,现在关闭了,其次就是一个大石场,我们的车就停在石场边,罗主任特意嘱咐不要挡住了装石子的车辆。

一下车即是一路好走,罗主任冲在前,湛老师走在中间,我背个摄影包跟在后面,路又不好走,并且是陡陡的山坡坡,平时缺乏锻炼的我没有十分钟就感到上气不接下气了。湛老师问我感觉如何时,我缓了一口气,豪迈地说可以对付。可是我实在是想坐下来休息一会,喝上口水啊,看一看前面,还没进山呢,二个年长的走在前,我就只好坚持。

  要上山了,沿着一条碗口粗的绳索攀登而上即入树林中。树林中可见一条PUC塑料管接水而下,流水声潺潺作响。中途休息二次之后便到了一块巨石下,“湛子洞”三字清晰可辨。浸漫在巨石四周的是触手可及的绿,也是我不敢攀爬的绿,那滴嗒的泉流就在勃勃生机下,心灵中渴望的浇灌又在哪里?我问罗主任,当地是否有意向上矿泉水项目,品牌就叫“甘泉水”,一石二鸟,利用湛甘泉搞个“名人效应”。现在的名人大都在暴露隐私、引导治病吃药,假若湛甘泉绘声绘色地在电视上说:“喝水要喝‘甘泉水’”,我肯定会留意三分。答案是否定的。我不免自嘲于自已的好事之举。世俗之利已根深入即使是未形成水系的在野溪流。随波逐流的日子又将曾经恬静自如的心境摧毁得荡然无存。

  越过湛子洞,上见一石滩,石滩流水甚少,罗主任说,以往水流很大,可形成瀑布,再往上就是莲花书院的旧址了。传说当时湛甘泉在此开馆授徒,是九学子十状元,多出的一个是那烧火做饭的,可见湛甘泉学术威望之高。旧址上可见到的除了一块刻有湛甘泉手书的“海阔天空”石头和萋萋芳草外,醒目的就是一些私坟。

坐在“海阔天空”上,左右青山相拥,便感到身心飘逸起来,使用的小灵通手机一点也不灵通,识趣地一声不吭,另一台全球通手机,是很私人化的,也很配合,也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这个蝈蝈不叫,我自可乐得逍遥自在。往下看,依稀可辨湛子洞的方位,湛子洞处是集两侧山泉于一股顺流而下,往远看,视野毫无阻挡,极为宽阔。

  但是,如果不是罗主任提醒,无论如何我都无法把这里与湛甘泉的莲花书院搭上边。一处遗址留下来的东西竟然连残砖败垣都没有,更别说遗踪屐痕,所见到的就是三处有字迹的石头,满打满算十个字而已,也太彻底了吧?!我去过永和镇内湛甘泉墓和新塘镇内他的衣冠冢,虽然不成规模了,但还是可以看到些什物来感觉,就算是湖南境内的南岳衡山上的甘泉书院旧址上还有个甘泉亭,亭内竖立着湛甘泉的石刻像碑,碑背面刻有湛甘泉作的《心性图说》全文。而今我站在莲花书院旧址上,除了清风、翠木、绿水,我就只能任凭学术的精髓在传说中渊源流传开去。

  罗主任说,小时候常来山上打柴,十三、四岁参与过植树造林,上来种过甘蔗,劳动之余就在山上煲饭吃,随便拿根草就可以在山溪里钓到虾和鲶鱼。我笑着问罗主任,那些种下去的树上可曾刻上些文字,罗主任笑着回应,那时候的人单纯,没有往这方面想,我也看了一下那些私坟,都甚简陋,连一块简单的墓碑都没有。青山有幸留得一代大儒著说,而今清风无痕也无语啊!仿佛中只感觉到遥远时代的朗朗书声悠然飘起,樵歌若狂与啁啾百鸟在山谷中翻飞……

  下山的时候,我忽然想带走些什么,其实罗主任上山时早就说过有很多上山的人都会带回一壶水。我蹲在溪边,把手中的某品牌矿泉水倒掉,先洗手,感到了水的清凉;再用瓶子打了点水喝,使感到了水的清洌;看着山溪水自在的流,一份清静又反照着我的浮躁。我忽然想,倘若我是一名人,此时身边肯定记者云集,闪光灯频闪,倒的痛快,饮的也痛快,只是说不定随即官司也来了,问题就出在不应该倒某品牌子的水,并且用该牌子的瓶来装另一种水。好在我们上山是三人,下山也是三人成行。“天下名山僧占多。”沿途我没见到其他人,更别说僧了,而我也只是个俗人!

  水,我也只喝了三口,久居闹市,我实在对自已身体的抵抗力放心不起来。虽然心底渴望沾上点莲花书院的灵气和吮吸到些许精髓,但心里也很清楚,现实生活又怎会处处遂人所愿?人事纷争,利益冲突时,谁再会去深究活着的意义道德的优劣等等诸如此类的空泛话题?活着成了不断的中毒,再想方设法的寻找解药;然后再炫耀解毒的方法,然后再中毒的过程,占有和掠夺已成为人类疲倦的根源,面对空空的不露真情的、声色全无的莲花书院旧址,平庸的我自感配不上这份拙朴的清越,而且抛弃不了脑海中的杂念。

  下山还是要抓紧绳索滑下去。我问罗主任这绳索日晒雨淋的是否安全可靠。罗主任和湛老师都坚持说没问题。我是最后一个下的,结果呢?人到地绳索也到地了——断啦!这一断,是否警示我扰乱了这书院的静谧和带来的浮躁?我掏出带下来的那支水,浇在湛老师和我的手臂上,我对湛老师戏言:这甘泉水来自湛子洞,是你们湛家的,我们就沾点仙气希望能长出点道骨。

  别了,莲花书院。我已没有带走一丝云彩,就连山上带下来的泉水都洒到了山脚的土地上了,不染尘世的莲花书院,或许早已将我的一路心思吹散。

 

  后记:2003年6月8日,增城作家湛汝松邀游湛甘泉的莲花书院旧址。并指点我应对本地文化知其大概。甚是,游毕即以此记之。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